取消搜索
搜索历史

    菅义伟长子“招待门”牵连一众官员,日式“忖度政治”再现?

    来源:澎湃新闻官方帐号      日期:03-03    浏览数:1821次
    菅义伟长子“招待门”牵连一众官员,日式“忖度政治”再现?

    日本政坛近期风波不断:首相菅义伟一周之内两度公开道歉,首相公关事务主管引咎辞职,总务省11名官员受处分。而这一系列事件都源于菅义伟之子。

    近日,菅义伟的长子菅正刚被媒体曝光“违规招待”总务省官员,随后总务省调查发现,菅正刚就职的“东北新社”电影公司从2016年开始违规招待13名政府官员,涉及39次饭局,花费约6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68万元),其中菅正刚参与21次。

    “因为长子的关系,公务员做了有违伦理规范的事,非常抱歉”。菅义伟在2月22日的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道歉。

    当地时间2021年2月22日,东京,日本首相菅义伟在日本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为儿子的丑闻鞠躬道歉。菅义伟的长子菅正刚曾在2020年10月至12月期间,先后多次不当宴请总务省高官并送礼。视觉中国 图首相的道歉并没有给这件事画上句号,内阁广报官即首相公关事务主管山田真贵子3月1日以身体不适为由辞职,她曾接受菅正刚超7万日元的宴请,日媒认为这是“事实上的引咎辞职”。对此,菅义伟1日道歉称:“给国会和大家添麻烦,非常抱歉。”打着“农民之子”旗号上台的菅义伟以朴素形象示人,日本时事通信社2月末报道称,首相至今仍然住在众议院议员的宿舍,没有搬入首相官邸。现在他因长子宴请之事备受其扰,“以权谋私”“政商勾结”的批评声不绝于耳。

    菅义伟声称对长子的事情完全不知情,“他(长子)已经40岁了,(我们)平时基本不会见面,他和我是完全不同的人。”即便如此,菅正刚也被视为利用父亲的光环“走捷径”。东北新社电影公司的卫星广播业务由日本总务省颁发牌照,而日本国家公务员伦理法明确禁止中央政府官员接受所监管企业招待。

    据日本共同社1日报道,在野党议员就此事表示,“因为是首相儿子的宴请,官僚无法拒绝,问题的根源在首相。”

    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廉德瑰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菅义伟在担任官房长官时对官僚的控制就很强,官僚们都不敢得罪首相官邸,结果他们反而因此给首相官邸添了麻烦。

    立民党国会对策首席副委员长在众议院会议上批评,“这件事象征着菅义伟政府的忖度政治。”“忖度”指的是通过揣测上司的心意向相关人士提供便利,而日本官僚精于此道。《东京新闻》评论指出,越来越多人认为,自安倍第二次执政再到菅义伟上台,官僚对首相官邸的“忖度”是个问题。菅义伟长子违规招待事件再次引发对“忖度政治”的反思。

    给父亲添堵的“菅公子”

    “虽然有些玩世不恭,但他是个不错的人。”庆应大学大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岸博幸与菅正刚相识,他在日本TBS电视台2月28日播出的节目中谈到了对首相长子的印象。

    追溯菅正刚违规招待一事,日媒记者3月1日直接向首相提问:“担任总务大臣时任命长子为秘书官是否就已经是一切问题的开端”。菅义伟称,这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并强调从未和长子谈过东北新社公司的事情。

    据《每日新闻》报道,2006年,时任总务大臣菅义伟将大学毕业不久的菅正刚招进总务省,担任其政务秘书官。而这一职务被视为国会议员儿子的“指定席”,属于永田町(日本国会和首相官邸所在地)的“世袭文化”。

    在2月5日的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当被问及长子担任政务秘书官一事,菅义伟回应称:“当时我担任总务大臣,因为人手不足,临时让儿子任职。”而在野党穷追不舍,批评这是一种“世袭”。菅义伟反驳:“(儿子)按照规定担任政务秘书官,如果要说世袭,我有三个儿子,没有一个成为政治家。”

    根据日本国家行政组织法,内阁大臣的确有权从政府外部自由任命政务秘书官,菅义伟的做法无可非议。然而菅正刚无心走上从政之路,做秘书官不满一年便辞职,2008年转而加入东北新社电影公司。

    在违规招待事件被曝之前,菅正刚是东北新社媒体业务部兴趣及娱乐社区总括部长,同时还兼任集团旗下一家公司的董事。总务省的调查发现,在2016年至7月至2020年12月,菅正刚参与宴请了总务省十多名官员,他们主要负责卫星广播业务管理,这与东北新社存在利害关系。

    当地时间2021年2月25日,东京,日本首相公关事务主管山田真贵子在下议院会议上发表讲话。视觉中国 图菅正刚的宴请对象中还有一位关键人物——山田真贵子,她在前任首相安倍晋三执政时成为日本首位女性首相秘书官,去年9月成为首位女性内阁广报官,负责主持菅义伟的记者会。据日本《周刊文春》杂志报道,山田2019年11月以总务省审议官身份参加菅正刚发起的一次聚会,人均消费7.4万日元(约合4500元人民币),宴请费用由东北新社支付。山田卷入丑闻后主动返还作为内阁广报官月薪的60%,约70万日元,但在野党仍然要求她辞职。

    据共同社报道,山田本应在3月1日出席国会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就此事接受质询,但是当天她直接提出辞职。对此,菅义伟对媒体表示,山田有丰富的行政经验,还担任过首相秘书官,自己对她寄予厚望,她以这种方式辞职十分遗憾。

    在此情况下,日本最大在野党立宪民主党党首枝野幸男批评山田辞职“为时已晚”。他认为,上周多名高官因接受高规格宴请而受罚时,菅义伟就应当让她走人。该党国会对策委员长安住淳要求“追究首相的责任”。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王新生对澎湃新闻表示,这件事主要由政治因素主导,在野党希望利用菅义伟长子之事攻击执政党。日本政府在对奥运会和新冠疫情的处理方面表现得不尽如人意,今年晚些时候举行众议院选举,自民党的席位必然会减少,在野党乘机加强攻势,以争取更多席位。

    菅义伟自上任以来一路“逆风”,旅行补贴计划“Go To Travel”遭反对,日本学术会议任命事件惹恼学界,新冠疫情反弹……在东京奥运会前途未卜之际,长子“招待门”令菅义伟的处境雪上加霜。

    日本官僚“忖度”成风

    《朝日新闻》社论指出,东北新社的创始人和菅义伟一样来自秋田县,首相的儿子又在东北新社任职,官僚“忖度”之下便接受宴请,给予公司特别待遇。这一场风波以惩处众多官员结束未免草率,放任了政坛的根本问题。

    事实上,“忖度政治”在安倍时代一度引发热议,2017年“忖度”一词还获得了日本流行语大奖,因为当年森友学园丑闻便归咎于官僚的“忖度”。

    2017年,日本教育法人“森友学园”计划建造一所小学,森友学园理事长笼池泰典与安倍夫妇关系匪浅,还计划将小学命名为“安倍晋三纪念小学”,并邀请安倍妻子安倍昭惠出任名誉校长。

    森友学园在为建造小学购买国有土地时,以1.3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10万元)的超低价拿下了估值9.5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800万元)的地块,其中财务省在交易过程中做了虚假说明报告。此事曝光后,笼池泰典被要求出席国会听证会做出说明。

    据《朝日新闻》2017年的报道,笼池当时否认安倍夫妇授意压低土地价格,但指出财务省应该是“忖度”了官邸意向。

    那一年,森友学园“购地门”风波未平,加计学园“办学门”问题又起,同样也有“忖度”之过。加计学园的理事长加计孝太郎和安倍是近40年的老友,安倍被指涉嫌为好友办学“开绿灯”,但安倍坚称自己不知情。时任文部科学省事务次官前川喜平表示,由于首相秘书曾与加计学园方面会谈,因此大家普遍认为此事来自首相官邸授意,于是自作主张推进项目。

    时事通信社认为,安倍在两起丑闻中均声称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而事实上是利用官僚的“忖度”来求得便利,同时撇清所谓的“关系”,“这是曲解政治语言”。

    当地时间2021年2月24日,东京,日本总务大臣武田良太出席新闻发布会并发表讲话。视觉中国 图在日本,选举出身的政治家和在国家行政机构任职的官僚是两个不同的群体。王新生认为,官僚忖度首相之意的根源在于日本的制度设计,这是一个三角关系,政治家讨好选民,为了争取选票;选民讨好官僚,因为行政机构掌握很多领域的审批权;官僚讨好政治家,行政官僚任免理论上受控于国会议员。从这方面来说,官僚就会小心翼翼地“伺候”政治家。值得一提的是,安倍2014年在内阁设立了人事局,对国家官员人事进行统一管理,涉及600多名省厅官僚。“这样一来,即使安倍不说话,下级也自然会揣摩他的意思,以表忠心。”王新生指出,安倍本人很强势,基本是首相主导决策过程,使得官僚更倾向于“忖度”首相之意。

    在安倍执政期间,菅义伟作为“大管家”,管理官僚的能力也是名声在外。他的自传《政治家的觉悟》一书的副标题就是“让官僚动起来”。

    “在安倍和菅义伟政府,‘忖度’政府的官僚得到了晋升,思虑民众的官员被迫自杀。”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2月28日在推特上写道。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相关热点链接:天天头条网易新闻门户网站_权威新闻媒news.ttjj.org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文章投稿
      yxad@qq.com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我们| 业务体系| 加入我们|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2 - 2021 news.yxad.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167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