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搜索
搜索历史

    尚雯婕夺冠,算不算社恐患者之光?

    来源:娱评人,优质娱乐领域创作者      日期:06-23    浏览数:434次
    尚雯婕夺冠,算不算社恐患者之光?

    《听姐说》的总冠军居然让资深社恐患者尚雯婕拿到了,有点意外……毕竟她是一个社交障碍症十级患者,可本应最尬的她,却也延伸出最爆的各种梗。

    是时候认真听听,姐姐们在《听姐说》到底说过些什么了。

    尚雯婕夺冠,算不算社恐患者之光?

    天生一张“扑克脸”,加上不善言辞,尚雯婕过去常常给人高冷,甚至没礼貌的印象。

    去年超女重聚,就因为尚雯婕的社交障碍引发了大型社死名场面。

    当时许飞问她:“你为什么要把我们弄丢呢?”尚雯婕回答的是:“微博私信我真的不经常看。”为此很多人diss尚雯婕冷漠,太假了,“装什么装”。

    作为经纪人公司的老板,员工也觉得她不好相处。

    听她的员工说,只要尚雯婕坐着不说话,就能让大家有一种“压迫感”,甚至腿开始不由自主发抖。日常交往,只要尚雯婕五分钟不笑,就会有人觉得她在生气。

    对于别人的误解,尚雯婕很无奈,她可以用音乐表达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但对于日常的交流和表达,她还是“如履薄冰”。

    让人意外的是,脱口秀却成了她治社交障碍症的方法。

    第一次上节目,她开场时错漏百出,NG了好几回,但还是磕磕碰碰地回应了“超女重聚”的质疑,对曾经的姐妹真诚地表示“我很抱歉”。

    她说,自己这些年来没有主动联系,并非是忘记了曾经的姐妹们,只是因为自己真的非常害怕社交,听到有饭局都要浑身冒汗,所以才会一次次地缺席聚会。

    后来她又提到自己有严重的强迫症,因此给身边人造成了很多工作、交流上的困扰。

    一次次地表达,她越来越轻松,也越来越熟练,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在这样的状态下,再去表达自己擅长的话题,也就更如鱼得水了。

    作为老板,她关于职场的分享也很有价值。

    她提到,自己公司有两位基层员工,一直被直系领导霸凌却敢怒不敢言,最后只能选择辞职。尚雯婕知道后,把霸凌别人的领导开掉了,也为辞职的员工感到惋惜。

    她向所有“打工人”提出忠告:千万不要觉得自己受了委屈是区区小事,藏起来的怨气只会为职场霸凌助力,希望每个员工都有对职场霸凌说不的勇气。

    自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尚雯婕对脱口秀越来越上头了……

    为了给自己的脱口秀表演找素材,她甚至天天跑去问朋友自己还有什么缺点?她头一次觉得“发现自己的毛病”原来是这么快乐的。

    到最后一场,她已经能坦然接受自己的社恐状态。身边的人也慢慢开始理解尚雯婕,以前都觉得她“装什么装”,现在只要开口说一句“你好,我是尚雯婕”,对方都会觉得“哇,她好活泼啊”。

    她说:“唱歌是我的武器,脱口秀是我的内心。”所以,社恐患者也是渴望理解的,而主动表达是获得理解的前提。

    她们都是这样跟自己的“槽点”和解的

    尚雯婕把这次脱口秀之旅称为“自愈之旅”,其实真正的快乐和治愈不在于吐槽,是因为她放下了焦虑和纠结,和自己的“槽点”和解了。

    许多姐姐都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她们成功过迷失过也陷入过争议的漩涡,在《听姐说》舞台上,她们毫不避讳地分享自己的槽点,也分享了自己与那些纠结焦虑情绪的和解之路。

    记得03版《射雕英雄传》里饰演傻姑的女孩黄小蕾吗?

    在这之后,她接连演了好几个或是装疯卖傻,或是偷奸耍滑的角色,像06版《神雕侠侣》里的傻姑、《天下第二》里的女骗子艳玲。

    她的荧幕形象过于“深入人心”,以至于大学没毕业就被戏称为“疯傻专业户”,还遭到自己老妈的嫌弃。

    为此,她试着听妈妈的话,转行过做产品、销售、主持人等等,但无论哪一种选择,都让她“发现了更差的自己,更糟的生活”。

    摸爬滚打在社会中尝尽了心酸也没混出个样子,倒是让她彻底醒悟:舒适圈是自己拼命筑起来的港湾,为什么要我离开?

    最终,黄小蕾决定躺在舒适圈里追求自己最初的梦想,踏踏实实做一名演员。

    在主流声音都在主张人一定要“跳出舒适圈”“挑战自我”的时代,黄小蕾却告诉大家,跳出舒适圈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而磨炼自己的专业能力,扩大“舒适圈”的范围,没准能走上更漂亮的花路。

    热依扎分享过关于“做自己”的争议。

    从《甄嬛传》到《长安十二时辰》再到《山海情》,热依扎用几部代表作,让观众们肯定了她的演技。

    荧幕之外,热依扎敢说敢做的耿直性格引起过不少争议,她的一些行为举止也让我们觉得,她是个很执着于做自己的的女演员。

    可自从生了女儿,热依扎镜头内外,聊天说话都离不开孩子了。无论是微博、访谈,她很多发言主题都会围绕女儿来展开。

    以前的热依扎专注于“爱自己”,现在生活重心看似发生了偏移,也因此总被别人说“妈味儿很重”,不再是任性做自己的酷girl了。

    关于网上对她的议论评价,热依扎偶尔也会产生自我怀疑,是我没有做自己吗?

    后来她慢慢发现,并不是她没有“做自己”,而是随着生活的改变,所谓“自己”也跟着在不断变化,每个人都是如此。

    她在台上犀利回应质疑:“你觉得我没有在做自己,只是因为我没有做你心目中,希望我成为的那个我自己而已。”

    姐姐们还对女性普遍存在的年龄焦虑、身材焦虑、容貌焦虑进行了吐槽。

    身材焦虑早就成了现在女生们共同的困扰,微胖女孩哪怕牺牲健康也想把自己塞进上XS码的JK小短裙,过瘦的妹妹们又想拥有前凸后翘的曲线。

    王子文现身说法,回忆自己女团出道的时候,一直害怕胖过80斤,可到她

    瘦到65斤,别人又一直会说“你太瘦了”。

    跌跌撞撞中,她意识到,美的判定标准绝不在于身材,而是由内而外的一种自爱与自信。在这方面,因为工作需要而特别注意身材的艺人,或许并不是什么好榜样。

    沈梦辰则说出了自己的年龄焦虑:迈过三十岁皮肤变差、长皱脱发,每个人都在喊你“姐”仿佛在时时刻刻提醒你已经接近中年。

    可细想想,快要走完人生三分之一的姐姐们,此时已经经历过大风大浪,变得更理解父母,可以独当一面,甚至在不经意间说出一些可以启迪小辈的金句。

    三十而已,我们还有大把时间可以完成自己的理想,或许比起年轻时还更有底气了。

    可以说,姐姐们在“吐槽自己”的同时,也是在与那些因为纠结和不满意而产生的自我焦虑和解。

    尚雯婕在你隔壁,其他姐姐也在你前后左右

    尚雯婕的社恐梗里有一段,厕所是社恐人的共享充电宝。

    当社恐的你在社交活动中撑累了的时候,可以到厕所呆个5分钟,说不定“尚雯婕就在隔壁”。

    我们不是一个人在社恐,我们也不是一个人在面对年龄身材容貌焦虑,更不是一个人在面对女性偏见……这么一想,好像也就没这么孤单了,

    是的,有些姐姐会在我们隔壁陪伴,有些姐姐则站到了大前方为所有女性发声呐喊。

    看起来就很“刚”的张蓝心,不负姐妹们所望,在《听姐说》舞台上直面女性偏见。

    “凭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好像我们必须默认,男的就不能哭,女的就哇哇哭,这既限制了男的,又看轻了女的。”

    张蓝心说这话特别有说服力,因为她就是一个不爱哭的女孩。

    小时候念体校练跆拳道,长大又成了武打演员,硬桥硬马的打戏拍摄,没有替身,流血受伤都是家常便饭。

    总有人觉得女孩子在职场上会受特别照顾,张蓝心却以身作则,分享了自己拍动作片时和一位外国女演员过招,打到“两败俱伤”,在庆功宴上一个坐轮椅,一个拄拐杖的经历。

    这段“惨痛”经历被她说得特别好玩,可她想表达的其实是:“不要因为我是女孩子就降低标准,我可以提高这个标准!”

    作为女性,张蓝心还提醒了女孩们警惕那些网络段子里隐藏的女性歧视。

    比如“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就是一种刻板的女性偏见,而“我养你啊”则是一个浪漫陷阱。

    这个时候女孩们千万不要被蛊惑!像张蓝心一样怼回去就对了:“tui,我最讨厌别人跟我空谈负责,我既可以赚钱养家,也可以貌美如花,你这个小家装不下我这束大花!”

    听到“我养你啊”,则可以怼:“我潇潇洒洒四肢健全一大活人,用得着你养吗?我看你是脑袋缺氧!”

    张蓝心就像闺蜜圈里那个可靠且气场炸裂的“大姐大”,自己足够勇敢,也能随时为受委屈的姐妹们出口恶气。

    谁不想有这样的闺蜜啊!

    作为金牌主持的杨澜,一直给人知性、睿智、温和的感觉,是许多女性的偶像,这次以“大魔王”的身份参加《听姐说》,她聊的是女性职场歧视的问题。

    我才知道,原来像杨澜这样咖位的职场女性,也会受“家庭事业如何平衡”的困扰。

    她说,每次接受采访,记者都会问一条老套的问题“你如何平衡家庭和事业?”但凡女性在事业上有那么一点成绩,就会被乘胜追击:“难道你不愧对孩子吗?”甚至发出灵魂一击:“你觉得值吗?”

    杨澜觉得,这样的问题,说明社会普遍存在着对男女性别分工的默认,这种默认,在职场上更构成了赤裸裸的偏见。

    由于女性还要承担怀孕生娃的责任,所以女孩在应聘时总要面对HR的一些私人问题,“你结婚了吗”“生孩子了吗”“打算要几个啊”?

    言下之意,就是担心女性的生育会耽误工作。杨澜提出的解决方法:“不是一味地延长她们的产假,而是应该坚持让男人女人一样休产假。”

    只有这样,职业女性才不会因为生产而被限制了生产力。

    女性在职场上多数时候给人安静沉默的印象,哪怕是杨澜,她的声音放到这个大环境里,也可能会被忽略,但作为拥有更大话语权的娱乐圈女性,她的发声,已经给其他职场女性予以力量和支持了。

    当大大小小的声音汇聚到一起,就会越来越多人听见并重视起来。

    E姐结语:

    和大多数观众一样,《听姐说》这个节目,最初给我的感觉就是“尬”,表演指导小鹿听到了批评,半开玩笑地回应:“你知道姐姐们有多努力才能做到这么不好笑的吗?”

    隔行如隔山,姐姐们毕竟不是专门的脱口秀演员,在新的舞台上会尬,会忘词,不够好笑,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浑然天成的表演当然重要,但好的脱口秀,其实不在“演”,而在于演员们是否够敢。

    敢挖掘真正自我,揭开伤疤,进行精神卸妆,敢把自己的粉刺黑头暗沉肤色都展露在观众面前……态度越真诚,挖掘越深入,效果越惊艳。

    至少在这个舞台上,大部分姐姐都做到了与观众的坦诚相对。

    就像小鹿说的,一群女艺人出现,大家不再是对她们的妆容评头论足,而是认真倾听她们的发言,哪怕略显生涩和和尴尬,被说尬,但是女性的声音被听见,哪怕声音再小,也是值得肯定的。

    相关热点链接:天天头条网易新闻门户网站_权威新闻媒news.ttjj.org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文章投稿
      yxad@qq.com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我们| 业务体系| 加入我们|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2 - 2021 news.yxad.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16797号